娱美德传奇IP的时代,稳扎稳打盛趣游戏负隅顽抗

游戏大全 262 0
特价广告招租

 2021年,娱美德传奇IP正式跨入了来到中国的第20个年头。回看喧嚣的中国游戏市场,《热血传奇》就矗立在那里,见惯了兴衰起伏,如同一座丰碑。很多人觉得属于“传奇”类游戏的时代,它彻底过去了。殊不知即使在当下,传奇IP仍然蕴藏着难以想象的生命力。

根据伽马数据2020年9月发布的《传奇IP影响力报告》,目前传奇整体IP价值已超千亿,创造流水超过900亿元,未来3年累计流水预估将突破1300亿元,这样的规模即使是当下正红的一线大作也难以匹敌。

巨大市场背后必然有各方的利益纠缠,传奇IP尤为如此,围绕其著作权,盛趣游戏子公司亚拓士与韩国娱美德展开了旷日持久的版权战。过往经历足够开个专栏写上一段时日,本文就不再从头详述。当我们都以为各方会在争夺中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之时,2020年6月下旬新加坡国际仲裁庭(下称“ICC”)对传奇IP纠纷给出了一道“重量级裁决”。

裁决明确裁定盛趣游戏在中国大陆独占运营《传奇》PC客户端游戏权利的全部且唯一来源《软件许可协议》已于2017年终止,后亚拓士与盛趣游戏签署的《续展协议》无效,并责令盛趣游戏终止任何形式的《传奇》游戏衍生品的使用和给第三方授权使用的行为。这样一份裁决一度让我们看到了终结传奇IP纠纷的曙光,我们似乎有机会见证一个“有生之年”事件的完结。

然而时间来到2020年底,盛趣游戏转过头来高调掀起所谓“传奇IP净网”行动,俨然以传奇IP争夺战中最终获胜者的姿态意图按照自己的意思整顿市场。对此,娱美德明没有做出过多回应仅仅就一件《传奇世界》非法授权问题发出声明,毕竟ICC裁定横亘在那里,是盛趣游戏无法回避的一座大山。

但是此处的声明也绝非随意为之,因此前的ICC裁决,盛趣游戏子公司、共享《热血传奇》著作权的亚拓士正面临银行账户和《传奇》著作权遭到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的扣押的囧境。而娱美德的这一声明则直至盛趣游戏的另一大倚仗——《传奇世界》。

娱美德的声明中指出,盛趣游戏给宜春心乐科技有限公司出具所谓的《著作权授权书》行为无效,并且控诉宜春心乐以《传奇世界》授权名义实际对外进行《热血传奇》游戏相关授权的行为侵害了其作为《热血传奇》游戏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对此很快作出了回应,强调自己是通过合法的途径从盛趣游戏获取到《传奇世界》的相关授权,并且声明盛趣游戏对《传奇世界》网络游戏享有完整、独立的著作权,有合法授权第三方基于《传奇世界》网络游戏改编手游等游戏作品的权利。

这种回应是否站得住脚,笔者回顾了一下当年沸沸扬扬的《传奇世界》事件。《传奇世界》客户端游戏是盛大(即今日的盛趣游戏)在2002年利用其作为《热血传奇》客户端游戏在中国的独家运营商的优势,擅自“自主开发”的一款游戏,该游戏在角色、人物技能、场景设置、道具、物品、装备、怪物、NPC、游戏参数值等游戏涉及的各方面和《热血传奇》如出一辙。盛大游戏更是凭借运营商的优势在游戏内部明目张胆的将玩家指引向这款所谓“自主开发”的《传奇世界》。

对此年娱美德在2003针对盛大《传奇世界》侵犯《热血传奇》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事宜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提起诉讼,经过了持续数年的你来我往,2007年基于其战略考虑,在法院的调解下娱美德同意与盛大达成和解,承认了盛大作为《传奇世界》的著作权人的身份,并同意不再追究侵权一事,事件就此告一段落。

这里有一个概念非常关键——“不再追究”。无论当下《传奇世界》是作为一款怎样的作品存在,当年的侵权行为确实是可观客观事实,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认为任何基于《传奇世界》开发的与新游戏或都不可避免的同样与《热血传奇》构成近似,进而不可避免涉嫌地侵犯了《热血传奇》的著作权。

而且经过调查笔者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对相关案件的一审裁决审判决信息中得知,2007年的和解协议仅限于“传奇世界” PC客户端游戏,并不适用于手机游戏或网页游戏等新型的游戏,更不包含向第三方转授权等内容。也就是说,无论是《传奇世界》本身,还是盛趣游戏以此给出的授权,都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的著作权都是板上钉钉的侵权行为,娱美德的这一份看似轻描淡写的公告,正中要害。

前有ICC的裁定,后有娱美德的声明,两个动作先后冻结了亚拓士和《传奇世界》,娱美德的出招不可谓不精准。而盛趣游戏此时大张旗鼓推行的传奇IP净网行动,则显得有一点自嗨,有一点魔幻,甚至有一点自打自脸。

但是透视这场争夺战的背后,各方力量的角逐比明面上的你来我往更加惊心动魄。对盛趣游戏,以及背后的世纪华通而言,这是一场输不起,不能输的战役。

2016年,盛趣游戏旗下包括《传奇》、《龙之谷》等IP在内的主要游戏产品收入占自主运营模式收入的比例为78.98%,其中仅《传奇》IP四项游戏的收入就占到46.82%,几乎是公司营收的半壁江山。2017年和2018年,上述两项比例分别为78.53%、40.94%和70.59%、32.67%,三个报告期《传奇》游戏贡献的营收为10.94亿元、8.65亿元、8.01亿元,虽然呈下降趋势,但依然十分可观,说是传奇IP支撑着如今的盛趣游戏也不为过。从这个层面上讲,失去传奇是盛趣游戏、世纪华通都无发承受之重。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笔者了解到娱美德向ICC申请的赔偿金约为150亿人民币。而世纪华通曾在2019年年初披露,彼时盛趣网络同娱美德及相关公司尚未了结的、金额超5000万元或与游戏运营直接有关的重大诉讼、仲裁便达29项。无论哪一方败诉,所面临的都将是一笔不菲的赔偿金。

而世纪华通在近年来的一系列大手笔并购后,截至2019年年底,世纪华通资的商誉积累达到153.2亿元,占其总资产的一半左右。在2019年,如果扣除盛跃网络的净利润,世纪华通其他子公司的净利润为-5.05亿元。

2020年半年报显示,世纪华通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为24.22亿元,而公司持有货币资金23.30亿元,由此可见,公司短期内的偿债压力较大。如果在这样的状况下,再背上《热血传奇》赔偿金这座“大山”,会对世纪华通产生怎样的影响简直无法估量。

虽然业界期待的传奇IP纠纷大结局仍未出现,但是各方力量在不断汇聚,局势也逐渐明朗。整个事件也从过去零敲碎打的维权争夺走向一锤定音的决战时刻。经过多年的经营累积,娱美德迎来了当下的利好局面,有机会终结这场争夺。而盛趣游戏显然也不会坐以待毙,接下来双方的每一轮碰撞都将被后来的从业者所津津乐道。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落幕后,玩家见证了一段历史,传奇也迎来的不同的明天。输赢暂且不论,明天的太阳,依旧照常升起。


标签: 娱美德

特价广告招租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