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快手什么时候最有价值,是洪水

爱玩在线 193 0
特价广告招租

快手的“记录”在什么时候最有价值?快手创始人宿华说:600年后。

10岁的快手和600年的夙愿,悬殊的岁月间隙让快手的记录充满无限想象。但也正是这漫长的时间留白,让任何宏图大志都显得分外苍白。眼下,快手火急火燎地赴港敲钟,为的是解决竞争和生存的问题。

比起600年后,宿华更着急的,应该是快手的下一年。

上市2月19日,快手股价延续节后复工首日的跌势继续下行。截至当天收盘,股价报收388港元/股;加上前一天的下跌,市值已经跌去了1123亿港元。而在港股节后开盘的第一天,快手刚刚以415港元/股的成绩拿下开门红。

2月5日,快手顶着”短视频第一股“的光环赴港上市,上市首日股价高开194%,市值约1.39万亿港元,一跃跻身港股上市公司市值第八位。随后,在2 月 11 日,春节前最后半个交易日,快手股价更是摸高至398 港元/股,斩获1.66万亿港元的市值,创下新高。

不是快手什么时候最有价值,是洪水-第1张图片-爱玩手机游戏在线

跌宕起伏之间,快手被推上风尖浪口。舆论中心,快手股价下跌的讨论正在出现分歧。悲观的投资者认为,快手股价在经历冲高之后,正迎来回调时期;乐观者则坚持,短期回调只是节后效应。

短暂的股价颓势不能说明太多问题,但短时间内生出的巨大波动,也不得不让人警惕几分。即便是光环加身,快手身上仍然有躲不过的话柄——深陷亏损的互联网企业。

根据快手公布的财务数据,2017年至2019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0.45亿元、-124.29亿元和-196.52亿元。在2020年前11个月,经营亏损为94亿元。

往好的方向想,快手在此期间的营收规模是在高速增长的,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83亿元、203亿元和391亿元,相比之下,亏损规模一直保持在100亿元-200亿元之间。但细看,快手在2018年都可以以亏损收窄的方式完成营收增长,但到了2019年却没能保持住这份向好姿态。

产生变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解开疑惑,或许也能探究出资本市场对快手态度出现分歧的症结所在。

难题,坊间有言论认为,快手1.66万亿港元的市值,很大程度上还是这个世界货币洪水滔滔、狼奔豸突四处寻找出口的一个影像。

但,不可否认的是,自登陆资本市场得到股价的明码标价后,快手不仅收获了“短视频第一股”光环,同时也在市值高涨之际,迎来了“中国第五大互联网上市公司”名誉加身。如果说前者是“虚位”,后者则实打实地让快手在互联网史上谋得了一席地位。要知道,与之比肩的,可是腾讯、阿里等传奇人物。

而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也正是这份明码标价,让快手的成长之痛被公之于众。首当其冲的,是它走得稍显吃力的商业化之路。

从业务结构来看,快手的主营业务为直播业务、线上营销服务(广告服务)、其他服务(直播电商、游戏等等)。其中,直播业务是看家本领,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贡献的收入占整体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5.3%、91.7%和80.4%。

遗憾的是,快手直播的刀已经有些挥不动了。从营收上来看,该板块业务增幅正在下滑。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快手整体的收入增速为 49.18%,而直播收入的增速仅为10.41%。

同时,快手付费用户数从2020年前9个月的5990万降至5810万人;单个付费用户产生的平均收入也在下滑,2017年-2019年,该项数据分别为52.5元、54.9元、53.6元,到了2020年前11个月,已经下滑至47.6元。

比快手直播降速更难受的是,新的增长极还在成长期。按照收入占比来看,最有望迅速补位的是广告服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快手广告服务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7%、8.2%和19.0%,增长态势喜人。

宿华在2019年曾提出广告收入的营收目标是150亿元。尽管眼下该板块业务已经走到了收入72亿元、增速200%的段位,但离宿华的预期还有不小的距离。

国信证券研报分析认为,目前快手的广告变现效率还非常低,2020上半年,快手单位时长广告收入仅为0.11元,而同类产品抖音、头条的广告变现效率为快手的4到5倍。

直播和广告的路不好走,快手还有一张底牌——电商直播。消息称,这次快手上市的路演,“讲给机构的故事更多围绕电商”。由此可见,电商直播在快手发展战略中的地位。

那么,快手的电商故事到底成色几何呢?据其财报透露,截至2020年11月30日,快手电商GMV规模为3326亿元,超过2019年全年GMV的5倍。仅仅在2020年,这一指标突破1000亿元用了6个月,第二个1000亿元用了3个月,第三个1000亿元用了两个月。

但互联网的数据往往充满迷惑性,撇开GMV的泡沫,快手电商所处的“其他业务”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则仅仅为0、0.1%和0.6%。

未来条条大路通罗马,降速的直播、慢速成长的广告和电商,却让快手盈利这条路走得异常艰难。雪上加霜的是,时至今日,条条大路都有“程咬金”磨刀霍霍。

第一道难以跨越的门槛,便是后来居上的抖音。就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快手和抖音上演了一场春晚大战。其中,抖音作为2021年央视总台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快手亦作为山东卫视、湖北卫视、安徽卫视等多家地方卫视春晚的红包互动合作伙伴。

按照经验,一轮撒币争流之后,便是流量比拼。

根据1月26日快手最新的招股资料,2020年前11个月,快手APP的日活和月活数据为2.638亿、4.814亿,而截至到2020年前九个月,这两项指标分别为2.624亿和4.829亿。可以看到,三个月里,快手日活保持不变的基础上,月活已经出现了轻微的下滑。

对比之下,根据抖音2月17日公布的数据,抖音视频搜索月活用户已超5.5亿。而其日活的规模也超过了6亿。尽管快手还未公布同期数据,但从规模上,快手已经被抖音甩开了几条街。

当下有意思的是,在快手上市的同时,字节跳动分拆抖音上市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尽管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官方证实,但这并不妨碍看客们吃瓜讨论。如今快手的市值高达1.6万亿港元,坊间更是对抖音估值给出了超3万亿元的超高期待。

戏言能否成真还需时间验证,眼下,抖音这颗常伴快手左右的炸弹,引线已经越烧越短了。从业务层面来看,抖音完成了短视频-直播-小店的电商生态闭环的初步搭建,剑指快手还在襁褓中的小心脏。2020年6月正式入局电商的抖音,还喊出了电商GMV达到2000亿元的口号。

从产品上,双方近身肉搏越发激烈。抖音在自身媒体属性的基础上,不断强化社交属性;快手App则将双列展示页面改为单双列并行,变得“越来越像抖音”。

在应对抖音的同时,快手身后的微信视频号也发起了进攻号角。数据显示,2020年初上线的微信视频号年底日活突破2.8亿,短短一年,规模直逼快手。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媒体报道,微信视频号与抖音用户重合率将近5%,最高不超过10%。也就是说,在短视频流量增量天花板前,微信视频号仍然刨出了一块地,而这块地并非从最大的抖音处寻来,那快手的自留地又能幸存多少呢?

前有狼后有虎,快手的600年夙愿在眼下的流量争夺战中,伟大却微不足道。未来,它又将如何衡量今天的生存之战和600年后记录价值的关系呢?


标签: 快手

特价广告招租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百度地图